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你从我的手中滑掉得多么快呀》

西班牙:克维多
你从我的手中滑掉得多么快呀!
啊,你溜走得多快呀,我生命的岁月时光!
冷酷的死神啊,你踏着悄无声息的脚步,
使所有的人和事都变得平等一样!

朝气勃勃的青春信赖虚弱的土墙,
你却凶猛地翻墙而入往里闯,
在最后一天我的心早就等待着
你那看不见的翅膀的飞翔。

啊,难免一死的本质!啊,艰难的命运!
不付出获得死亡的寄宿费
我竟不能对明天的生活抱有希望!

人类生活的每一瞬间
都是强制执行的传票,
它警告我:生命多么脆弱,可怜和虚妄。
            张清瑶译


0

原文《》

by

贫穷——金钱

克维多
尽管事实苦涩,
我愿讲出真情,
既然心灵触到了胆汁,
隐瞒是愚蠢的举动。
谁将自由放纵
在我的懒惰中育成?
     贫穷。

谁使独眼龙变作美少年,
使“无人理”变作精明汉?
谁为贪婪的老头儿
提供约旦河的方便?①
谁不是真正的上帝
却能将石头咬成面团?②
     金钱。

谁能用残暴无情
吓掉国王的王冠和权柄?
谁不谙法律
却赢得圣名?
谁不顾卑贱
昂首望天空?
     贫穷。

谁不是妙药灵丹
却能打动昏官,
一撒在他们手上
就软化他们的心田?
是谁用黄金而不用利剑
打通他们的机关?
     金钱。

谁想让徒有的光荣
远远地离开人生?
谁明明将基督信奉
却有着异教徒的面容?
谁使得人们
抱怨卑贱和悲痛?
     贫穷。

谁能将高山推入深谷?
谁能使美女嫁给丑汉?
尽管并无可能
却总要随心如愿?
谁能在世界上
轻松地覆地翻天?
     金钱。
           赵振江译
 ①在克维多的时代,“约旦河”是使人返老还童的象征。
 ②为救饥民,耶稣使石头变成面包。
   选自《西班牙黄金世纪诗选》,昆仑出版社(2000)
0

抒情短歌

克维多
玫瑰啊,石竹花开放的地方
你不要那般自负狂妄,
今天你是玫瑰花朵,
明朝就会成为蒺藜把人刺伤。

玫瑰啊,既然你刚一出生
就开始走向死亡,
你以自己的美貌自负
又有何用场?

一天之内太阳一升一降,
你的红晕鲜艳又消亡,
引来泪水和笑声朗朗。
从太阳的升起到降落
仅一步你的美貌就消逝,
你的完美不到一步就耗光.

玫瑰啊,石竹花开放的地方
你不要那般自负狂妄,
今天你是玫瑰花朵,
明朝就会成为蒺藜把人刺伤。

你那并不很大的优越性
并不能使你的美德得到增长。
如果朝霞是你美丽的披巾
黑夜就是裹尸布把你埋葬。

到了老年,任何卑微的小花
都和你平等一样,
作为拂晓的后裔,
你的绅士派头
也会成为骑在小土岗上的锦葵
嘲笑的对象。

玫瑰啊,石竹花开放的地方
你不要那般自负狂妄,
今天你是玫瑰花朵,
明朝就会成为蒺藜把人刺伤。
            张清瑶译
0

人生短暂

克维多
人生短暂,岁月带走一切不再回还,
可笑那钢铁如许勇敢,
可笑那大理石如许坚硬,
徒然对抗时间的侵犯。

脚未下地行走,早巳在死亡道上把路赶,
沿着这路径我送走的一生有多惨淡,
黑色的海洋巨浪滔天,
把一条浑浊的河流吞没多么可怜。

无论或站或卧我都在把路赶,
每一短短的瞬间都是旅途中
跨出的一大步,真令人遗憾。

死亡是我们不可避免的世袭财产,
是短暂的,最后的,痛苦的一次呼吸,
这是规律,不是惩罚,我又为什么要报怨?
            张清瑶译
     选自《西班牙诗选》,重庆出版社(1991)
0